形容茶好喝的成语(茶好喝的词语)

频道:普洱茶品牌 日期: 浏览:86

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

丨首发于头条号:小陈茶事

丨作者:村姑陈

《1》

其实村姑陈是个谦虚的人。

正因为此,在标题里写下“完美”二字的时候,心里有点惶恐,生怕列位看官,觉得我夸张,且轻薄,没见过世面,喝到一泡差不多的茶,便惊为天茶。

然而真的不是。

这一次,是黄观音。

黄观音这个品种,想必大家已经是耳熟能详了。就是那种在外山的茶园子里,一种就能种满整个山坡,转过年去就能茂盛整个山头的那种——像野草一样恣意生长,生命力顽强无比。

相比水仙肉桂,相比四大名丛,相比那些在历史的变迁中渐渐洇没了姓名的奇种们,黄观音就是一种烂大街的存在。

不值钱,好种、易养、还高产。

这种茶树是懒人的最爱,只管种下去,之后,一切看它自己的造化。

第二年,没人管没人照顾的它,偏还生得枝繁叶茂,发育得花枝招展。实在让那些被精心呵护的茶树们,自惭形秽。

除了香,没有别的特点,在喜欢喝水喝韵的武夷山人眼中,黄观音实在不能入他们的主流。

然而,大家又都知道,黄观音的香气,外省茶友、初接触岩茶的茶友肯定会喜欢,可以利用黄观音为新茶友打开那扇岩茶新世界的大门。

看,这就是黄观音在武夷山尴尬的存在。

有存在的价值,却为主流所鄙夷,一直在边缘徘徊。

历史上那些功勋卓著而又情商低的武将,大抵便是这种境遇。

《2》

了解了黄观音的尴尬处境,列位看官便可以晓得,今天村姑陈提及的这款黄观音,它为什么被称作完美。

它不但没有被它的主人边缘化,它还被主人给予了极佳的照顾——把它种在了正岩的核心山场里——水帘洞附近。

就是现如今开车进景区,过了北次的入口,往前,第一条右拐的路开进去,500米之后停下来,右手边上坡,一路向上爬,爬到顶,就是这款黄观音的居所了。

在它的家园边上,种着名丛金柳条。

比它更高一级的坡地里,种着老丛水仙,留了枞,高高的,迎风飘扬。

上次去采这片黄观音的时候,正值下雨,那一场雨中直播,冻得我们一个个像寒号鸟——下雨并不冷,冷的是风把被雨淋湿的衣服吹贴在皮肤上——那真是寒到了心里。

倒是李麻花躲在两株水仙茶树交叉形成的小型树伞之下,用一个展开的塑料袋顶在头上避雨的样子,让我们在凄风冷雨中,笑开了花。

山区的雨就是这样,说来就来,不会打个招呼。

也亏得这片黄观音的主人,是个有情怀的。

才没有在这么金贵的正岩茶地里,砍掉这片在别人眼中极碍眼的黄观音,改种本年度最强经济作物——肉桂。

好了,坦白,这位有情怀的人,就是武夷山胡歌,他爹。

胡老爹的原话是,我们家已经有了牛栏坑肉桂了,还有了牛栏坑边上的大片肉桂了,实在不缺这块地来种肉桂。

这简直就是凡尔赛本赛。

不过话糙理不糙。

他家的牛肉,就是正经牛肉。不是牛栏坑附近的肉桂,就是正正坑里的。因为已经了有根正苗红的肉桂,何必多此一举拿坑附近的肉桂来充数呢?

若如此,岂不是自己坑了自己?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?

幸得他老人家有如此宏观的考量,这才在正岩茶地里,保留下这片黄观音。

据他的意思,这是早些年推广黄观音的时候种下来的,后来也就懒得砍掉再重新种别的茶树了——正岩山场多的人,不差地。

《3》

到这里,这款黄观音的出身,已经很明朗了。

出身正岩茶地,高贵。

树龄不低,老资格。

工艺极佳,牛肉的制茶师亲自操刀。

所以,村姑陈喝到第一口的时候,才觉得,完美。

别的黄观音有香,但光有香,别的就没有了。顶多说这款黄观音汤水清润,而已。

但这款黄观音,却别具一格。

香,这是品种赋予的。

但它香得高雅脱俗,香得像白天鹅,这就不是品种的功劳了,这是山场,是良好产区的“温光水汽土”五大元素所赋予的,深入骨子里的灵魂之光。

另外,它还极稠。

是的,甚少在黄观音的汤水里,喝到这么稠,这么厚实的汤感。大多数黄观音是香气冲人,然而汤水寡淡。

前段上架过一款黄观音,烟花。

那香气,也是村姑陈极喜欢的。

然而,它的汤水,就比较清,比较润泽。虽然也算是普通黄观音里的佼佼者了,但相比今天这款老树黄观音,还是弱了些——缺了树龄的加持。

黄观音是由黄旦和铁观音杂交的,它属于小乔木,跟水仙一样,也是可以长很高很大,活很多年的一种茶树。

树龄于水仙是有助益的,对黄观音也一样。

这款老树黄观音的汤水,便是极稠极滑的——当然跟百年老丛水仙相比,仍然显薄一些,但在黄观音里,一眼扫过去,几乎没有几款能出其右的。

别的茶,稠,也就罢了。

最怕的是如黄观音这样,以香气清长取胜的岩茶汤水稠,这种稠汤,会把高扬的花香密封在汤水里,不让它外泄——就像沉水香一样,缓慢释放。

于是,我们喝它的时候,每一冲,唇舌都在清扬高雅的花香里打旋,翻转,曲折回还,且这香气还不是一下子就爆发光的,它是恒定释放的,持久得不得了。

五分钟十分钟之后,舌上还是芳香一片。

原来古人形容女子“吐气如兰”,不是没有原由的。

【老树黄观音品鉴】

干茶:成熟圆润的酵香与焦糖香,丰腴、肥美。条索细长、紧结、紫褐色为主,略有老叶,彰显老树之龄。

第一冲:

沸水冲出,高扬的花香便破空气而出了,这是一股有别于别的黄观音透天香的花香。

世人从前形容黄观音,只说花香浓烈,好似要将天给香透了。

而这款来自正岩的黄观音,它的花香仍然没有脱离黄观音这个品种的藩篱。

但它的花香却不与旁的庸脂俗粉同流合污。

它生在正岩的核心山场,得天独厚拥有了不凡的出身,正岩良好的温光水气土,赋予了它高洁、优雅的风骨。

故而这款黄观音的花香,虽然热烈,却又含蓄收敛,自矜自持,自重身份的大家闺秀。

如果说别的黄观音是杨排风,那这款正岩黄观音便是苏小妹。

盖上香型比较多元化,层出不穷,热时与凉时闻之,虽都是花香,但香型不同。

先是兰花香,后是梅花香的清雅调。末了,竟然有点清冷丹桂的芬芳,诸芳争战,端得是好闻极了。

汤水中的滋味,十分地圆融丰满,丰沛的酵香、焦香伴着清雅的花香,仿佛置身倚梅园之中,轻轻地呢喃“朔风如解意,容易莫摧残”。

第二冲:

浓郁、馥郁、深长的兰花香,一揭盖便蜂拥而至,和着水汽,升腾起一股香雾,笼罩住了我们的鼻息。

这当口,除了感慨一句“好香啊”,已经找不到别的词语来表达了。

盖上稍凉后,再次嗅闻,盖上依然是兰香在称霸,只是已近尾声,如同夕阳的余晖,已经没有了盛极时的力气,只余下斜晖脉脉水悠悠。

汤水的滋味是丰腴的,丰沛的,丰富的。

花香沉甸甸落入水中,吸一口,便是花香满颊,尝一口,则是浓郁袭舌。

极浓的花香在舌面上升起一股花香风暴,三五分钟内,整个口腔花香犹存,氤氲缥缈,吐气如兰。

第三冲:

似兰似桂,又似栀子花茉莉花香的香气,是第三冲一揭盖时便能闻到的气息,又浓,又直,又霸气,刚刚好可以把闻香的人迷晕,也顺便把同室喝茶的人给香到。

这种纷纭的花香,香型变化多端的花香,本不该出现在黄观音茶汤里,它该是瑞香的专利。

然而,这款生在正岩的黄观音,却用实力破了这个咒语,因为山场,因为工艺的加持,它的盖香跨越树种,呈现出这种极神秘又多姿多彩的样子。

汤水中的物质越来越多了,芳香物质、甘甜物质、稠度物质,尽数释放与汤中,这茶汤,便好似成了一锅罗宋汤,什么食材都有,各种滋味俱全,汤感丰腴而和美,仿佛春花之灿烂,仿佛秋月之静美。

由于汤水极稠,这浓稠的汤汁便把丰沛花香极好地封存在了茶汤里,不令其自行挥发散失。

故而当茶汤入口,便是大量营养物质输送而入,口腔四壁,舌面全都被芳香侵袭,被稠浆滚过,留下满腔满壁的香与滑,舌面搅动间,奇香阵阵而甘液四起,美妙极了。

【后记】

这款黄观音,村姑陈只写了三冲的品鉴。

不是因为不好喝,而是因为,太绝妙了。

从没有一款以香气高扬著称的武夷岩茶,可以拥有如此稠度与滑度双绝的茶汤。

而因了这茶汤,黄观音那冲天的芬芳都被锁在了浓稠的汤水里,就像小虫掉进了松脂里,最终被凝成了琥珀。

在我们喝它的时候,这饱满浓郁到要冲破茶汤封锁的花香,便如同金蛇狂舞一般,盘旋在口腔四壁,直冲进顶门天灵。

汤是香的,汤又是稠滑的,汤中还有除芳香之外的更多的内容物存在着,抚慰着舌面。

这感觉,已经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了。

只能借一句宋词,来展现当时的场景之一二:

马滑霜浓,不如休去,直是少人行。

原创不易,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帮忙点个赞。

关注【小陈茶事】,了解更多白茶,岩茶的知识!

小陈茶事村姑陈,专栏写手,茶行业原创新媒体“小陈茶事”主笔,已出版白茶专著《白茶品鉴手记》,2016年-2020年已经累计撰写超过4000多篇原创文章。

留言 0

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